一叶知秋

旅行精选:

JackPOON阿邦:

好像现在大家都学会了“界限”这个词,明白了人与人之间始终还是要保持适度距离,不要轻易去干涉别人的生活。但是,这种对“界限”的理解还有一些片面。不跨界不仅仅意味着不插脚别人的生活,界限的另一面是不要过度暴露自己的生活。以自己的暴露换取对方的隐私,也是一种暗度陈仓的过界。(摄于英国曼彻斯特)

JackPOON阿邦:

相伴很难,但要始终如一的长情,更是难。(摄于英国湖区安布尔赛德)

旅行精选:

我的旅行小马甲:

巴黎沃子爵城堡,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历史建筑之一,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尼古拉斯富凯把当时最优秀的设计师聚在一起创造了这座城堡,后来被路易十四霸占,又命令原班人马仿照城堡建造了凡尔赛宫。所以超级荣幸被城堡现在的主人接待!!带我们参观了整座城堡,见到了欧洲第一个餐厅,第一个西餐桌… ​​​​

JackPOON阿邦:

生活无聊又徒劳,一开始,我们的期望都很高,然后我们为之努力奋斗。但我们都知道,我们会在得到生活意义的真正答案之前死去。我们发明了那些长篇大论的理论来解释生活,却没有真正创造出能够让我们直面真实世界的有价值的智慧。(摄于英国伦敦)

旅行精选:

mokochen:

平淡和人生的可预测,恰恰是人们罕得的珍宝。
——卡蒂·马顿《布达佩斯往事》


离开布达城堡和渔夫堡时已近傍晚,我并未返回一河之隔、充满热闹市井气息的佩斯,而是在布达老城里闲逛。

一场革命打破了布达和佩斯之间那道隐形却无时无刻不存在着的阶级分割线。昔日达官贵人居住的上流社区如今变作各种纪念馆、办公室,高档餐厅和酒店的所在地,也仍然还有一小部分收入不菲的当地人居住在这里,然而入夜后的布达显得有几分冷清,再没有当年的声色犬马和纸醉金迷。

返回时偶遇一个静坐于教堂门前读书的女人,独自享受着日暮时分布达的静谧。我想,这应该是个懂得如何自处,继而懂得如何生活的人。她的怡然自得,让形单影只的孤独感在夕阳的余晖里充满了安宁和幸福的意味。


JackPOON阿邦:

人生中大多数事都是很无奈的。就像你明明已经胖成猪了,回家妈妈还会说,看你瘦的,硬往你嘴里塞个肉包。就像明明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没心肺的人渣,分开后还是会经历漫长的难过。就像偏头痛,起因不怪你,结果没答案,过程必须默默忍受。(摄于英国曼彻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