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橙叶/柔叶]触犯05

猫顿:

持续预警:架空 橙柔性转 脑洞任性 画风清奇
嗯,安静苏一苏这三个人


飞机上叶修和唐柔并排坐。叶修只在登机时精神了片刻,气流轻微颠簸中他的睡意又起,垫了个颈枕,额头挨着舷窗,高空的光线在他似乎半梦半醒的脸上勾出一廓恬静的白晕。其间餐车送过一次午饭,唐柔拉开隔板后没敢轻举妄动,先问叶修醒了没有。叶修姿势不佳,其实很难睡着,他先很顺从地睁开眼,费力地咽回一个呵欠,然后嗯了一声。

唐柔用眼角瞥见他用拇指和食指剥去餐盒上的锡纸,剩下三只手指屈成一道弧,手背上显出几纵起伏的掌骨。叶修是罕见的能把饭吃得很好看的人,捏着筷子进退有度,啜饮轻抿杯缘不疾不徐。飞机餐其实没有多么精致和美味,却因为看他进食而感到口腔腺体发酸。唐柔想起那部一叶之秋里几个画质糟糕的镜头,叶修饰演的是个从内而外都通透无瑕却又欲念横生的男人,异国他乡的岁暮天寒中,他握筷的手势和此刻如出一辙。

唐柔认为叶修的演技在那时已经炉火纯青,角色的人格从他的体内分离,像是和叶修生着同一张脸、同一双手却又毫不沾边的另一个人。这个人在冬季某天的餐后拥住了俊郎的青年房东,两人面颊错落的一瞬,青年的脸上舒展出温驯的微笑。那是当年正值上升期的苏沐橙,面容迷人兼并欧亚,却几乎毫无演绎技巧,因而戏路刁钻,唯有那样对主角执念至深的角色对他犹如天造地设。唐柔大概猜到原因,不过懒得深究。他现在对眼下的电影最感兴趣,叶修次之,倒不至于本末倒置。在叶修用他那双漂亮得不似在人间的手慢吞吞吃午饭时,唐柔正翻着塞在椅背后的旅行杂志,上有九寨的好山好水,颇入他的眼。

叶修这时候吃完了,头靠近过来:“小唐以前去过没?”

唐柔说:“去过一次,挺好的。”

叶修自然而然:“拍完我们再去那玩几天。”

唐柔笑笑:“行。”

叶修就调整一下颈枕的位置,重新闭上眼睛。唐柔说:“你还睡啊?”

叶修眼缝纹丝不动,随口一句:“倒时差呢!”

他这次真的睡着了,这个纬度跨越的时差他居然直到双流也没倒好。又该唐柔叫他起来了。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害怕拳脚相加的,更何况叶修没睡醒时的力气其实就像小孩在闹。唐柔这回用肩膀和手臂承受了大部分胡乱打击,眉头都没动一下,低着头注视叶修直至他醒来。叶修看了看他,略有担心地问我打你了没?唐柔说,不疼。

由于怕叶修的手机转眼就丢了,陈果把它带在了自己身上。这个主意挺好,至少叶修没有在前往出口的漫漫长路上错过楼冠宁的电话。楼冠宁是叶修最大的赞助商,大概也是他最有钱的影迷,目前在青城山度假。叶修手上在叠机票,把手机夹在右耳和肩膀间讲话。还没到最冷的时候,他已经裹了围巾,顿在原处的样子像头熊。

不一会叶修走上前,陈果他问啥事儿,叶修说场地小楼给我搞定了,让我们现在就确定路线过去。陈果说啊?可是我好累啊,今天真不想办手续和继续上路了。叶修说没办法,毕竟白手起家不易,行动还得听人土豪的意见。

唐柔看陈果蹲在那里可怜兮兮地揉脚踝,觉得叶修怪没人性的。他说:“你答应他了?”

叶修说:“当然没有了。我说我要在成都休息一宿,小楼就说行。”

陈果差点感动哭:“你不是说得听土豪的意见吗?”

叶修说:“哥在土豪面前也是很严肃很凶残的。行了,一会儿你歇去吧。”

正值下班高峰,一路堵进市区后天色已暗,陈果歇去了,叶修叫上唐柔出去走走。这会他脖子上除了厚围巾还挂了单反,唐柔疑心那条雪白的脖颈是否会因此给压折了。城市还未入夜就已灯火通明,他们沿着波光粼粼的锦江走下去,叶修咬着烟头在幕色掩饰下安然无恙畅行无阻,端着单反拍摄水面和霓虹,姿势和唐柔猜想中的相仿。后来他俩各自买了一碗浇了热腾红糖的糍粑,逐渐有了话茬。

叶修说:“你其实是大学生吧?”

唐柔说:“留过学,不过现在休学了。”

叶修说:“学什么的?”

唐柔说:“学音乐。”

唐柔跟叶修提及自己去过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马德里萨瓦尼耶和巴塞罗那,踏遍后者几乎所有的广场和教堂,向教师和每个地方的吟游歌手学习钢琴、吉他和管弦乐,最后对所有的稿谱和音符感到索然无趣,毫无眷念地回到国内。

叶修说:“为什么?”

唐柔用牙签戳起最后一块糯米糕,蹭掉碗底的红糖:“吹拉弹唱都很简单,越学越得没意思,没意思就不学了。”

叶修肃然起敬:“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特狂。”

两人的步伐逐渐慢了下来,小餐馆的电视机里在放演唱会直播,这会正在播宣传广告,一把电吉他和一个面部被过度曝光曝出形销骨立感的苏沐橙。叶修把围巾拉过下巴,仔细瞧了瞧门口的特色菜招牌,然后跟唐柔说,在这里吃个晚饭呗。

唐柔说你如果要看电视,可以回住的地方看。叶修:“饿了,任性。”

好吧,你任性。唐柔坐在靠门的凳子上开始研究菜单,叶修则十分专注地看着那个电视。他没有演唱的才能,音质也被烟雾熏得泛哑,以前就很少在拍摄之余接娱乐节目和采访,即使红透半边天,带给嘉世的利益也远不及众人估计的数目。苏沐橙则非如此,他的外形和嗓音已有先天优势,加上专业训练,已足够驾驭近万观众了。

苏沐橙自然也会给叶修随便唱唱歌的,他肥水不流外人田,留给叶修的备唱曲目都特别,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我洗海带哟洗海带哟索隆辛苦你咯,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外人都没听过,叶修倒对苏沐橙人前的形象更好奇点。

唐柔跟着叶修一边吃冒菜一边听他唱歌。追光灯下徘徊或舞蹈,一首一首的热烈的歌。叶修吃下最后一块藕:“年轻真好。”年轻真好?唐柔吃掉最后一块莴笋想,可现在的叶修也只是三十不到的岁数,跌过一次,却还有无限可能。

叶修又说:“让你拍十年电影,你会觉得没意思吗?”

唐柔并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在叶修的剧组里,念他写的台词,演他写的故事,是挺有意思的。他反问:“你会吗?”

叶修露出微笑:“反正我是拍不腻的。”

隔了一会电视开始播广告,唐柔就摸出手机登上微博。毕竟关注的都是自己城市的人,他的首页上热烈讨论的全是关于演唱会。他想了想,点开附近的人搜了搜。接着,他看到了一条不久前发的微博。

“#叶修#卧槽我好像在耍都看见叶神了?光线不好大家帮我看看是不是他,还有他旁边的小哥是谁??[图片][图片]官博求扩@叶修粉丝会_你敢复出敢不敢更博”

“扩”

“人还在魔都哭瞎了!男神你为何走得这么快!”

“原PO好眼力啊我膝盖一软,表示刚才在那吃过晚饭现在已经到家了想飞回去怎么破!”

“啊啊啊是我老公无误居然在吃冒菜嘤嘤嘤,我现在在去那里的出租车上老公等我!”

“右边滚粗,叶神和我结婚十年惹,我只想愤怒地说:加我一个!”

“……”唐柔把手机放好,“走吧。我们待得太久了。”

叶修扶着筷子疑惑地看他。唐柔让他朝店门口看,那里果然已经有好几个姑娘,互相遮着挡着,举着手机朝里面望,跃跃欲试地要进来了。叶修把烟磕灭扔进垃圾桶,严肃地对唐柔说:“告诉你啊,我最擅长在粉丝面前逃跑了,一会儿你可别追不上我。”

唐柔说:“那你现在怎么不跑?”

叶修说:“等他唱完吧。”

他说的是live里苏沐橙的最后一首歌。原唱是女声,换到他口中的曲调愈发哀婉和低沉,即使以唐柔的欣赏水平也得说,苏沐橙唱得非常动听。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苏沐橙还是那个头发染成黄色,被叶修认为帅得像欧巴的青年,却又好像不再是他了。唐柔甚至疑惑,苏沐橙为什么要在现场气氛正值高潮的时候,唱这样一首歌。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几个女孩互相推搡着闯了进来,小声地交谈着,终于朝叶修的桌子走来。叶修把筷子放下,摸出几张钞票递给服务员大婶。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叶修猛然站了起来,迈开腿三两步就冲出门外,连唐柔都吃了一惊,差点没赶上他。

还没来得及阻拦的女孩们吓了一跳:叶神?!

她们的叶神穿着厚得像熊,抱着怀里的单反,沿着锦江河畔的灯影幢幢跑得只剩下一个人影,后头跟着一个外貌俊美的青年,拼命朝他追去。

已经进入了行人稀疏的地带,唐柔说:“叶修,该停下来了吧?”

唐柔说:“跑得够远了,停下来呗。”

唐柔说:“叶修?”

没有回应。唐柔心说这哥们是没听见还是跑上瘾了,同时又突兀地想起他看过的一部旧电影,名为蒂凡尼的早餐。赫本和佩帕德在杂货店摘起两个面具戴在头上,一路狂奔回公寓,最终气喘吁吁吻到一处。那是摆脱虚荣和顾忌的,肆无忌惮的浪漫。他和叶修至今难称挚交,却能拥有同样的,肆无忌惮的奔跑经历。仅仅是这一点,就让他鬼使神差,心脏狂跳。

他拉住了叶修的手。那只手骨骼轻盈,肌肉匀称,皮肤光洁冰凉。叶修立刻扭过身来,身体因为之前的速度而往后倾倒,唐柔使劲拉住他的手,才使叶修免于仰坐在地。他清晰地看见叶修睁大了眼睛,面色难得仓促了一刻。

他在电影中常哭泣和愤怒,但那不是真实的他。如今真实的叶修正愣愣地被唐柔攥着手掌,站着动也不动。

唐柔没敢再碰下去。他松开手指,本来想解释或道歉,但他在这方面实在不高明。他在沉寂的空气中干巴巴地说,……追上你了。





不出意料的话主线会在2W字内写完
有GN问我有3P没,答案是没有……之后会搞单cp支线ヽ(*。>Д<)o゜
我这人特别喜欢在正剧里写擦枪走火和黄黄黄,已经不懂这篇触恐设定的意义何在了,容我去思考一下剧(ren)情(sheng)
歌是王菲的《匆匆那年》,除了原版,卡布和5叔的翻唱也都好听得不要不要的,感兴趣可以去听听看。

评论

热度(229)

  1. 一叶知秋猫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