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ALL叶】S。[38]

路易:

军队paro。


ABO。


异能。


前文目录链接。


叶修不是没被枪指着过,比这人更多的情况比比皆是,可是被自己人拿这么多枪指着还是头一遭。


但要说这是自己人也不恰当,毕竟崔立和他也是只表面上的同一阵营,私下里的背道而驰。


当年嘉世被他一手建立又一手摧毁,除了陶轩还有点背景能在军队里勉强待下去以外,其他人应该是被强行退役的。下层的普通士兵或许不会被追究,但是像他们这种管理层的人员不该有漏网之鱼。


连叶修他自己都是摔得头破血流之后依靠着不服输的那股子劲儿,重新一步一步的再次爬上顶峰。


他不是不相信有人也能做到他这种地步,可是崔立,是不行的。


那人的心思不正,气性太差。


他抬眼看了看崔立肩章上所展示的军衔,知道陶轩和他一开始关系就很好,没想到居然能好成这样。


“刘皓是他的异能确实剑走偏锋比较有用处,何况等级也不低才能被军区留下,崔立你是搭上了陶轩的顺风车才能留下来吧?”


这句话一针见血。


可是崔立听起来特别刺耳。这就是在说他没本事反而去抱了别人的大腿,崔立是个自尊心很重的人,但是他也很矛盾。


若是真的很在乎这张脸皮,又何必低三下四的去求陶轩呢?可若是不求,他无法接受自己享受过异能者圈子的甜头后再去回到普通人的世界。


崔立没有异能,他只是个当初被叶修救下,因为战事紧张无法安排去处所以,临时留在嘉世部队里的普通人。


在平凡的世界里磋磨了二十年,对异能者抱着崇拜和向往,即使战争残忍到发指,却也没能抹去崔立的那点欲望。


叶修、或者说那时候的叶秋他是听说过的,一开始知道这个F级别是整个嘉世军团的队长时他是很意外的,但是不由得也产生了一些痴心妄想的想法。


一个最底层的F都能成为队长,那么他一个普通人说不定也能在这个基本上全是异能者组成的军队里留下来呢?


何况他是叶秋捡回来的,是不是对方也对他心心相惜?


可是崔立发现他错了,叶秋压根就没记住他是谁,他的脸,他叫什么。他的一切殷勤仿佛打在了棉花上,叶秋根本就不在乎他。这让崔立有一种落差感。


军团里有很多高阶的异能者,B级C级也不在少数,唯独叶秋一个吊车尾的F看不起他,凭什么?


人都会有自欺欺人的想法,崔立也不例外。如果是一群普通人中混进来一个F,估计大多数人都会把那个人看成是神。但若是一个普通人混进了一群异能者里,他就会产生一种【其实也差不多】的想法。


或许有些会自卑到无以复加,可崔立却就是那种逐渐爆棚了自信心觉得自己和对方没什么两样的人。


他很现实,看惯了异能者们的光怪陆离,享受了在平凡世界从来没享受过的权利,这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陶轩找到他的时候是在意料之中的,这是属于同类人的磁场,崔立明白自己和这位掌控嘉世经济运作的背后人是一类货色。


“我和叶哥您不一样,您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大将军,是联盟元帅。而我只是坐镇后方搞搞后勤的普通军官。至于我怎么留下来的,那当然得看上面人的意思,不是吗?”


“说的是。”


叶修把手伸到屁股兜里想摸个糖出来嚼一嚼,结果刚动手便发现周围拿枪指着他的士兵们全部往前一步,并打开了瞄准器。这模样并未让他觉得心慌,反而放弃了摸糖的行为看着对面也掏出手枪的崔立。


“怎么,哥就是摸个糖吃,至于这么草木皆兵?”


“谁不知道叶元帅您狡猾多端,被您跑了我就得不偿失了。”


“不说别的,崔立。我倒先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你脚底下站的是谁的地盘?”


【第十区】靠着海,紧贴着北冰洋,虽说世界环境极具变化,冬日并非是鹅毛大雪,而是出着太阳,可依旧冻得人皮肤发疼。叶修的声音不高,和平时一样懒洋洋的,但是其中包含的冷意比这冬天的风还刺骨。


那双眼睛明明没有杀意,可却似尖刀。


叶修这个人在崔立的眼里是很随性的,没有架子,也没有类似于高位者那种傲气。不提他的身份,第一眼也绝对不会认为他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


所以他从未在叶修的身上感受到恐惧。


可对方此时此刻却一改往日的面貌。


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无所谓他人意愿如何,不曾想旁支所求何物。看不见乞者盈满溢流的欲望,更无视另一方空无底洞的渴求。


高高在上,触不可及。


明明应该是他们的瓮中之鳖,可那副样子更像是俯视蝼蚁的庞然大物。这是崔立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也不敢去想象的叶修。


手中的枪在抖。


默不作声、瞻瞩目光望向被包围在武器之下的人。剑眉风目,风姿绰约,不似韩文清那种外在的凌厉,是一种内敛的、别样的风骨。机械铁甲折射光线熠熠生辉,刺痛人眼。黑幕下依旧鲜活着站在所有人的头顶,受封于国,贵不可言。


崔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拿枪指着的是一个以一己之力掌控了整个联盟的大人物。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看问题从来不看全面。”


“什么?”


在崔立晃神的时候,叶修已经从身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了小臂长的一根金属细杆,当着他的面,把那东西拉扯承了一把闭合着的伞。这是他非常熟悉的东西,属于叶修的,拥有名字的载体。


千机伞。


“你有没有想过【第十区】究竟有多少人?这边和国内的距离足够我把你们全部灭口并封锁消息。而且又是谁给你的自信,觉得你带的这么些人,能对付我?”


大片的云雾从远方飘了过来,原本还有点稀星的阳光此刻也被遮盖了起来,厚重的天色令人感觉到了一种气氛上的压抑。


叶修抖了抖伞,抬脚向前走了一步。崔立看到对方有所行动吓得直接开了一枪。奈何眼前人完全没有躲避,子弹擦过叶修飞扬在身后的衣摆,同一时刻所有枪声响动,如万丈雷霆。


雨开始下。


豆大的雨水滴在了叶修的头发里,顺着发丝往下流。他看到了、也听到了围着自己的士兵们各种载体响起的声音,混杂在雨声里并不是十分清晰。


好好的晴天,仿佛一瞬间就变成了雨夜,老天爷心情不好,自然是让下面的人也不好过。


瓢泼大雨,真就是像倾盆倒下来的水,浇了一身。


他环视了周围,手中的伞尖略微点地,耳朵里捕捉着被窸窣水声掩盖下的细碎声响,随着一声惊雷,叶修抬起靴底,带着满身的水气,朝后横扫着踢去。


手持断斧的人被飞掷出去,同时撞在了后面正要前进的人身上,瞬间倒了一片。抬手格挡住来自左边的攻击,再次抬脚踹开一个后反手持伞将其转换为矛的形态,以自身为圆心画地为牢,武器所指的方向无人能近身。


远程袭来的武器全部被小巧的尖端利刃所劈开,叶修周身三尺内仿佛一个真空区。


高下立见。


所有的攻击都向着他人腿部打去,能打折就抽断,但并不见血,伞上的利刃指负责对付各种稀奇古怪的载体武器,却从不向人体上割去。


肖时钦和吴雪峰披在他肩上的外套被雨水浸透,那重量沉的仿佛直不起腰。叶修扯下两件大衣甩向再次攻来的士兵,劈头盖脸就抽在了人群中,遮挡住了好一部分人的视线。架着矛向前走去,每一步踩在地上都能溅起无数水花,枪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修将矛再次转变形态称盾,子弹击中盾面留下了摩擦过后的硝烟,在雨水流下后又变得丁点不剩。


人很多,却也不是不能应付。


他发现温柔的打法并不能解决问题,便折断了一名士兵的手,接过了对方手里的枪械,小臂举起和视线平齐,扣下扳机射了三发,顿时血花飞溅。


本身鲜红的血液因为流进了潮湿的地面又在大雨的冲刷下渐渐淡出视线,连血腥味也仿佛被这湿润到氤氲的空气给冲淡了。


崔立从来没见过叶修打架的样子,因为他只是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在嘉世的战场上他从来没去过。一直以来都不曾知晓是什么能让一群实力高强的异能者拜一个吊车尾的F当队长。


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


金属往往都带有冷冽的,令人心寒的温度。尤其是开了刃的刀锋,直瞧一眼都会觉得那银白的光泽拥有切断一切的锋利。


他坐在地上,整个空旷的地面只有叶修一个人还站着,那人站在他的身侧,低头看着他的目光在晦暗的天际下好似没有任何感情。居高临下的模样更像是在怜悯一个挣扎存活的可怜人。


挂在睫毛上的水滴遮着视线,叶修并未伸手去擦拭,额前被水浸湿的刘海一缕一缕的垂在眼前。身上白色的病服贴在身上印出了些许肉色,单薄的撑着一柄黑伞,不像是个军人,更像是个弱不禁风的病患。


“你应该庆幸你是个普通人。”


叶修打着伞,雨水溅落在伞面上滴滴答答的响着,而对方的声音夹杂在满地的哀嚎声中,有种异样的空灵。



*


“既然你们问了,那咱们就一项一项的来说吧。”


陈夜辉示意身后人把东西拿来,后面一个很明显是副官的人从包里抽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了对方,当着前面五个人将文件打开,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


“首先先说【第十区】建立之前的事吧。东欧前线战场本该是有极大胜算的战役,因为叶修叶元帅私自更改作战计划而损失惨重。擅自离席,擅自转交指挥权,擅自动用海军部队上岸作战,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还有那个球型装置,有消息透露叶修可是从东欧势力的手上拿到了那个据说可以决定战局的特殊仪器,然而国内各部门都没有收到这个消息,特别是研究部门和武器制造部对此都产生了强烈的抗议。那么问题就来了,明面上已经从国内分离出去,不属于任何组织的【第十区】留着这个东西是想要干什么呢?”


“前几月你们还没建好的海军基地也被袭击了吧?这么重要的事情压下来不上报可是有些拎不清啊。要不是我们有特殊途径知道了这件事,还不了解原来你们这边危机重重呢。”


“你们应该是知晓叶修决定建立【第十区】付出了挺多的代价吧,但凡事都有个两面性,人是出来了,可遭得住上面人的怀疑吗?简单来说,叶修太贪心了。”


“要是他一个人出来,的确能高高兴兴的洗净自己的一身骚,可惜啊,咱们亚洲联盟确实人口最多,高阶异能者数量比别的大洲联盟多那么些个人,可国内,数来数去能打的也就你们几个吧。他倒好,啥都不管,卷着铺盖带着你们就飞了。你们说说,自己坐在那个位置上,能喜欢这么个尽给自己找事的下属吗?”


“想把你们也摘出来,痴心妄想咯。”


“他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还担心别人。呵,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叶修叶元帅有一颗无人匹敌的圣母之心吗。”


韩文清一巴掌拍在了陈夜辉面前的办公桌上,紧皱着眉头,具有爆发力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即将喷涌而出的力量,伏特加味道的信息素瞬间蔓延,惊得房间里的其他士兵生生的退了两步。


而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大信息素袭击的就是韩文清面前的人,他沉下脸色,以一种异常严肃且沉重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


“摘出来?什么叫摘出来。”


迫于对方的气势,陈夜辉作为一个Beta在生理上自然抵御不住这么强烈的Alpha气息,当下就回答了出来。


“告诉你们也无妨,因为上面要有大动作了,他怕你们吃亏,就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资源,把你们保出来了!”


他们从来不是吃亏的人,或者说做到了他们这个位置基本上没有人能让他们吃亏。而吃亏这个词,更像是一种调侃。权,很高;钱,不缺;而唯一可能在吃亏范围里的,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命。


不仅韩文清,身下的四个人也脸色一白。


“大动作?”


“是啊。”


陈夜辉咬着牙眯着眼睛,额角留下了冷汗,对着韩文清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怪异的笑容。


“最近啊,要变天了。”



“那再变天你这些理由也不可能对叶修形成控诉。”


喻文州上前一步,站在韩文清的身侧看着陈夜辉,不复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


“是啊,这当然不够了,但要是叛国呢?”


“我放你娘的狗屎屁!!”


终于听不下去的黄少天直接上来扯着对方的领带,那样子恨不得勒死陈夜辉。而站在后面几个士兵则端起了枪对准了他们。


“你们几个他妈的有种开枪啊!谁不开谁他娘的就是孙子!你很能啊陈夜辉,当初老叶没亲手剁了你是他心太软不顶事,你以为你现在趾高气扬的在这里指手画脚我们真就没脾气?哈?军政审判委员会?谁你妈管你上头的人是谁!我告诉你,别认为我真的不敢动手,老子等你们出城了一锅端了都只是十几分钟的事情你信不信?出了【第十区】的大门你死在哪个荒郊野外国内那帮子杂种也赖不到我的头上。有时候说话别太得罪人,你总有走夜路的时候!”


此刻的黄少天已经不顾什么形象了,在军队里待过的兵,其实都不是什么文明人。军校没毕业就上战场的比比皆是,书没读两年,在刀山火海里滚了那么多年,拖家带口问候祖宗的话那简直就是信手捏来无师自通。不过自从跟了叶修他们也就没怎么爆过粗,偶尔口角上的玩笑话说的都很少,可这不代表真的从良了。


毕竟生气时候最能发泄不满的,那就是骂人了。连素养很好的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没意见,韩文清这个最遵纪守法的也没拦着,更别说因为交流障碍而话不多的周泽楷。


而这个时候黄少天就像是个代表,把四个人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还叛国罪,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要不要老子一根窜天猴送你上去炸成一朵不一样的烟火?瞧你这瘪犊子的样,就他妈是陶轩的一条狗!给高你不知道多少级的元帅扣这么大的帽子你信不信我直接以诽谤罪一剑劈了你!”


陈夜辉直接被骂傻了,他来之前就知道眼前的几个人不可能太给他面子,但是他没想到这么给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很多下属,就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话,饶是贪生怕死的陈夜辉,也有了火气。


“老子是不如你们的叶元帅!可也是国内派来这边的代表!黄少天,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别太过分了!”


“我操你——”


“少天。”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示意对方停下来。对方看了他一眼,最终抿了抿嘴松开了手里握着的陈夜辉的领带。


而终于感觉到勒在脖子上的力道被松开的人,靠回椅子里整理了一下衣领,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无声的嘲讽着他们。


“这我可没乱说。”


他举起了手中捏着的那个芯片。


“这是缴获的在你们海边港口战役上敌军的异能屏蔽科技,在上面,我们可是扫描到了属于叶修的异能波动。”


——————


突然更新!吓死你们!


晚睡有糖吃系列。


那啥啊……我本来写少天骂人那段写的可带劲了,回过头一读发现骂的太嗨太过头了……就……又删又改……改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觉得把应该没有人是不会骂人的,只不过考虑到很多因素平时看不出来而已。


比如我,家里头貌美如花的乖乖小仙女,一打开手机和基友聊天就成了满嘴草泥马的愤怒的小鸟。


好孩子不要学我哦!


啊,黄少骂人真他妈帅!!!


顺便,雨幕下打着伞看一地手下败将的老叶,也帅飞啦!!!!

评论

热度(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