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all叶】那个皇帝(下)

Katsu:

老叶皇帝日常,狗里狗气的诠释什么叫从此君王不早朝。


    


ooc有,私设有。


    


前文戳头像。


    


        


    


    【正文】


    


    》那个韩将军


    


    “将军,您不能进去,皇上还……”


    


    “让开。”


    


    “将将将将军您先在殿外稍候片刻,等皇上传召您再进去,不然奴才会被皇上怪罪的,将军啊奴才把这一年不这十年的俸禄都给您了,求您了!”


    


    韩文清黑着一张脸。


     


    这个哭哭唧唧脑子又不太灵光的家伙也能来御前伺候,走后门了吧。


    


    韩文清还不至于去为难一个下人,不过只是这样那小太监都被韩文清周身的低气压吓得够呛了,站在殿门前哆哆嗦嗦。


     


    韩将军从边境赶回来连这一身戎装都没来得及换下就进宫了,可见面见圣上之心多么急切,等会儿他会不会被暗杀啊?


    


    那能怎么办?皇上让韩将军来时拦着点顺便弄出点儿动静,不能违抗圣旨的他也很绝望啊!


    


    这边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屋外的动静挣扎着起身,将床幔一拉遮住了睡得昏天黑地哪怕天崩地裂都不起来的周世子。


    


    是的,武功特别高强的人总是有点儿特别之处,周世子的小缺陷比起那些月圆之夜就狼变的人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 


    


    揉揉酸痛的腰,叶修披了一件外衫瘫坐在外殿的椅子上,望向内殿的眼神特别冷漠。


    


    呵,要不是看在是自己人的份上,敢这么在床上往死里折腾他,他早趁这家伙睡觉的时候拿枕头闷死他了。 


    


    “让韩将军进来。”


    


    “韩……”


    


    小太监刚出口一个字,韩文清就冷着一张脸推开了大门,小太监瘪瘪嘴咽回了后面的话。


    


    所以说皇上您喊那么大嗓门没道理我听得见韩将军听不见啊,和我说什么?皇上和韩将军果然不和,传言诚不欺我。


    


    韩文清进门看见叶修懒散地倚着靠背捧着一本奏折翻阅嗤笑一声,“装什么?你何时会在白天批阅奏折了?”


    


    “老韩,帝王之心不可测啊。”叶修在奏折龙飞凤舞地批下几个字,抬头似笑非笑地看向韩文清,“所以朕都不知道下回看见礼都不行还出言不敬的你会不会把你打入大牢呢。”


    


    “把我打入大牢让你的周世子去守边境?”韩文清瞥了一眼内殿,意味不明。


    


    “啧,朕可舍不得。”


    


    之前那个挑礼数的人毫无形象地抻了个懒腰,拖沓着步子踱到韩文清眼前两手环上他的脖子将人拉近,早起有些干涩的唇瓣贴上还带着外面冰凉温度的耳廓,眼含笑意,语含柔情,瞬间将刚刚暗潮汹涌剑拔弩张的气氛搅得只剩旖旎暧昧。


    


    “不闹了,两个月不见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一边吐着热气不说,话末还伸出舌尖轻轻撩拨了一下眼前人的耳垂。 


    


    “嗯?” 


     


    眼瞧着韩文清的耳根泛红,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叶修哈哈笑着跳离了韩文清三步远,嘴上还不要菊花地调笑道。


    


    “老韩,朕就喜欢你想操我却要和我一起建设荣耀盛世的样子。” 


    


    殿外小太监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瑟瑟发抖。


    


    他大概明白为什么外面盛传叶皇与韩将军不和了,皇上您太调皮了!等等,皇上刚刚说的话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操你和建设荣耀盛世不冲突。”


     


    哈哈哈哈是‘揍’吧,听错了听错了……


    


    “哎不是白日宣淫啊你别……唔嗯……哈啊……”


    


    “你等小周还……不……嗯啊……”


    


    “太……太深……啊……”


    


    “小声点,你也不想被人听见吧?”




    完完完完蛋了,要被灭口了!


    


    这也不是他想的,但就这年代妙蛙种子唱个歌阖宫六院都能听见的破隔音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


    


    》那个黄副将


    


    韩将军的霸图军队没有副将只有一位足智多谋可当军师可当军医的太傅,黄副将的蓝雨军队没有将军只有一位运筹帷幄心计城府极深的丞相。


    


    不过由于职称关系,总是有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以为黄副将是韩将军的手下,这就让黄副将在韩将军每次回来述职的时候都很糟心了。


    


    目光奇奇怪怪就算了,但宫宴上一些新晋的芝麻小官你不敢直接把钱袋给韩文清就托我转交,这特么就十分尴尬了。


    


    说起来他们蓝雨和霸图还是内部竞争关系呢,他和韩文清还是情敌关系呢,真的不熟啊!


    


    还有那些散播蓝雨军队隶属霸图军队的人,一个守边境一个守皇城,你丫是从哪儿看出来这是蓝雨隶属霸图?


    


    关于改头衔的事黄副将也没少提,但都被叶皇一句反正蓝雨核心在你将军还是副将有差吗给反驳了。


    


    “你就是懒得写那一道圣旨!”


    


    “真聪明,还有一点,当朝宰相喻文州坐镇蓝雨你敢称将军?”


    


    “哦。”黄少天难得安静了。


    


    不得不说,喻文州可能是黄少天除了叶修外唯一服气的人。喻丞相虽然武功也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水平,但人家脑子可是顶尖的,无论是战术还是统领军队都是一流。四年前与黄副将携手退敌,也是过命交情。


    


    “啊啊啊好烦啊!每回韩文清回来就有宫宴为他洗尘接风,安排座位的人也是不会来事,偏偏把我和他安排一桌,就总有些不长眼下人被他那张黑脸煞到然后在我这里交钱袋!收就收吧反正交到我这里我是不会把他还给韩文清的,但韩文清就会幸灾乐祸地笑一下,我的娘哟,他们就当韩将军满意了,于是总是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人往我这里塞钱袋。”


    


    黄少天扒在叶修身上叽叽歪歪地旧事重提,这是他每年宫宴前都要说的台词,叶修今年也是淡淡地接上一句:“你这算不算受贿?”


    


    按照往年的正常套路,黄少天都会在叶修耳边吼一句算你个八宝杏仁酪,然后十分生气地将装着钱袋的储物袋砸到叶修的脚边,在气呼呼地来一句“我上交给国家行了吧!”


    


    今年可能拿了个假剧本。


    


    叶修正准备拿一张新纸写上等会儿要入库的金额,笔还没拿稳就被黄少天抱着身子拽起,转了个圈,黄少天坐到了书案旁边的椅子上,叶修被按在了黄少天的大腿上,半趴在黄少天的怀里。


     


    “发什么疯?”


    


    “发情了。”黄少天脸颊蹭了蹭叶修滑嫩的脖颈,“你和韩文清昨天做了是不是?”


    


    那双温热的唇瓣开始不老实了,贴着颈侧敏感的肌肤四处游走,最后干脆张口咬住那一小块,用贝齿不轻不重刚好磨人的力度刮蹭着,叶修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酥麻得要命。


    


    “少天……”


    


    “嘘,皇上,这个时候就别说话了,听我说吧。”


    


    妈的刚刚一直逼逼的人难道是我?


    


    “老叶,你前面湿了,后面也湿了呢,这么迫不及待啊?可是还是要好好扩张一下,不然会受伤的。老叶你有没有感受到你的那张小嘴儿含着我的手指含得可紧了呢……”


    


    住嘴,停止你口述小黄文的行为!


    


    叶修一边哼哼唧唧一边伸手想捂住耳朵。


    


    啧,烦死了。 


     


    》那个秋王爷


    


    都说伴君如伴虎,别看新皇登基,这些年当官的死亡率下降,但咱们叶皇可是个阴晴不定的主儿。


    


    不过虽说君心猜不透,但揣测几分圣意还是可以的。比如说每当秋王爷缺席什么早朝啊宫宴啊这类重要场合的时候,皇上的脸色就会非常难看。


    


    废话,能好看吗?他帮某个正牌皇上顶着班,自己还要被人指指点点,这是王爷该过的日子吗!


    


    “王爷,皇上召您去商讨国事。”


    


    去你的外交辞令,就是让他去当苦力批奏折!


    


    “叶修!”叶秋一把撩起帘子,目光锁定往被子缩企图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球的叶修,“你躲也没用!昨晚的宫宴就算了,今天的早朝怎么回事?”


    


    见叶修窝在被子里不理他,叶秋上前,从后面掀开被子,大手探进单薄的寝衣摸着腰线向下滑去。冰凉的手触上温热的肌肤,手爽了,叶修可就难受了。


    


    “喂喂,你不拿我当皇上,好歹也是你皇兄吧?有你这么对兄长的吗?太大逆不道了。”


    


    “少扯,你连文武百官都耍,你就是正道了?”


   


    “啧,我大事又没耽误,何况他们又不知,怎么叫耍?”


    


    叶秋见叶修探出个头也没和他客气,抢过被子躺在了他旁边,两人就像小时候一样窝在同一个被窝里,面对面。


    


    “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沉迷美色!”


    


    “是他们沉迷我的美色,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不务正业!”


    


    “讲道理,国事朕可是一点都没耽误,户部尚书家的儿子喜欢上礼部尚书家的儿子要退兵部尚书家大小姐的婚这种奏折我都有好好批。”


    


    “……你批了什么啊?”


    


    “准。”


    


    “你还能再敷衍一点儿吗!说到批奏折,你连写个准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这叫纵欲过度!”


    


    叶修呵呵,攥着被子的手没入被窝精准地撩开秋王爷的外衫,里衣,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覆上,扬着唇角挑着眉。


    


    “那你对着我别硬啊?” 


      


    【end】



评论

热度(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