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狗叶】拉郎你怕了吗?

木缇藤:

-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拉个郎。


-大天狗x叶修


-酒吞以及所有人严重ooc 【单独拎出酒吞是因为他最严重哈哈哈(你


-小白了。




——————




  1.




  “晴明!晴明大人!”




  “阿……阿爸!!呜呜呜……”




  “酒吞童子!我要取下你的头!”




  大天狗眉头一跳。晴明家真是越来越吵了,一堆喽啰天天找大妖怪麻烦是怎么回事。




  他哼一声,挪了个面坐着,继续晒太阳。




  “大天狗?”晴明的声音。




  眼前阳光被一片阴影遮挡,他皱眉睁开眼看向晴明。




  晴明着实长了一张温柔又靠谱的脸,给他的鬼缘添了不少分。




  “大天狗?”见他张开眼,晴明笑了笑,好像有点不太好意思,把手上的包裹往上提提,说:“那个,你是来这里最早的式神。”




  哦,我是这里最老的式神。




  “最懂事。”




  屁哦,最老的明明是雪女那家伙。




  “我要出去几天,家里就交给你了,可以吗?”




  大天狗定定地盯着他许久,点点头。




  2.




  “晴明!晴明!哪儿去了!晴明!”




  “酒吞童子大人!晴明大人真的出门了!您……”




  “走开!那召唤阵发光了!明明有人在用,晴明在里面是吧?晴明!赶紧出来跟我打一架!”




  “酒吞童子大人……”




  “砰!”




  大天狗皱眉,放下手中的符咒,抬眸望向被粗鲁撞开的门。那头火红的冲天辫和横在门口进不来的鬼葫芦比他狰狞的表情显眼多了。




  好不容易把鬼葫芦摆正了弄进来,酒吞自己也不嫌尴尬,哈哈一笑就自顾自地问道:“哟,大天狗啊,晴明在哪?”好吧是晴明把红叶藏哪儿去了?!




  大天狗认真地忽视掉酒吞真正的意思,视线扫过这个醉得不轻的鬼,淡声回道:“做什么?”




  “打架啊!”酒吞仿佛很奇怪他问这个问题,不耐烦地回道。




  “……”淡色的眸子转回身前的召唤阵,他提笔在符咒上添了几笔说,“晴明不在。”




  “骗鬼?”酒吞童子扫视一眼屋内,冷嗤一声,不再理会沉默下去的大天狗,自顾自翻完了整座屋子。




  “晴明!出来!红叶呢!”




  路过大天狗身边,酒吞好奇地瞄了一眼,一愣,哈哈笑将起来:“大天狗你这叶子画得不错啊!”




  ……这是羽毛。




  大天狗忍住一个风袭甩给他的冲动,抿着嘴不做声。




  “没劲。”酒吞童子打了个酒嗝,朝大天狗挥挥手出去了,“你继续创作啊。”




  嘁。




  大天狗拾起已经完成的符咒,放进召唤阵中。




  学着晴明召唤时的模样,他低喝一声:“QQ牛里滋了油——!”




  哇——!




  没动静。




  召唤阵寂了三秒。周围的符咒随着灵力的波动一抖一抖地,放在大天狗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嘲笑。




  他冷笑一声,手上一转,便有一个凌厉的风团成形,刚欲甩过去很“可靠”地毁掉召唤阵。




  这时,召唤阵中心突然出现一阵震动。




  3.




  没有光华四射,没有鲜花漫天,只是空间一阵扭曲,一个人形物体突兀地出现在召唤阵中央,不着寸缕的躯体与繁复的召唤阵相映成趣。




  四周空间好一阵动荡,许久才恢复平静。




  记得晴明召唤式神的时候分明没有这么大动静,大天狗定睛看去,瞳孔微微睁大。




  这是式神?




  他的躺姿十分安稳,足以让大天狗把他私密的地方瞧个一清二楚。




  ……大天狗鼻子有点热。




  那可是一只雄性啊大天狗!




  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的大天狗凑上前去,用手指戳了戳,见他没有动静,索性把他拦腰抱起,按在怀里。




  4.




  “大天狗!”酒吞在庭院里面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没有找到晴明,也没见着红叶,正恼怒地蹂躏几个天邪鬼,“晴明不在就你吧,来打一场。”




  他一转头瞥见大天狗衣服鼓鼓囊囊地走了出来,双手放在身前托着什么,跟怀胎八个月似的。




  平静的脸面前还露出来一颗脑袋,毛绒绒地随着大天狗的步子一直往他肩上磕。




  嘿哟这造型。




  大天狗没理他,走出屋子沉着张脸想起飞,结果不知怎么的翅膀抖得厉害,抖得酒吞几乎跟着抖起来,差点儿没一头栽下台阶。




  这场面有意思,哈哈,酒吞醉意减了不少,感兴趣地瞪大眼睛,调侃:“嘿,你老婆啊?睡着啦?转过来给我们看看啊是不是!”




  一旁莫名被拍了一巴掌的天邪鬼黄哭丧着脸点头如捣蒜。




  素来冷淡只注重大义的大天狗只是瞥他一眼,双手拢紧衣衫,顺便压压蹭啊蹭蹭出来的小火苗,扑腾下翅膀飞上半空中。




  酒吞讨了个没趣儿,“嘁”一声眯眼望着大天狗飞走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大喊:“大天狗!红叶哪儿去了?”




  怀里揣了美色,大天狗没那工夫回头,他扑棱扑棱翅膀快速飞远,只留下一句:“跟踪晴明走了。”




  “……”




  “晴明!!!”




  5.




  所以酒吞大人你到底搞清状况了吗?




  大天狗大人抱着“老婆”飞走了!飞走了!




  这可是件大事好吗?!




  鸦天狗缩在角落里摇摇欲坠。




  6.




  昏过去之前叶修在打荣耀,战术分布很清晰,王杰希只差一点就可以被干掉野图BOSS只差一点就能被兴欣引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醒过来之后叶修真的搞不太清楚这是什么状况,感觉眼睛一闭一睁整个世界和他开了个玩笑?




  这房子的格局和摆设可不像中国,也不会是荣耀世界。




  叶修把视线搭在随意扔在矮桌上的一块绸布上,疑惑地摸摸全身:血?自己没受伤啊。




  7.




  正当他疑惑着,外面咯吱咯吱传来动静,叶修蓦地紧绷身体往里缩了缩,双眼紧盯着纸门被轻手轻脚地拉开,走进来一个男人。




  大天狗平复好自己激动的心情打开门,忽然发现几分钟之前还紧闭着眼帘不知何时能苏醒的人此刻好好地坐着瞅着他看,他愣了一愣,问:“你醒了?”




  话一出口他又抿了抿嘴,懊恼自己问的问题太智障。




  他端了盆水进来,迅速把他那块绸布扔进去,销毁证据,在叶修疑惑的眼神下面色平静:“你好点没有?”




  叶修:???




  刚才那两个包含关心的问题在叶修听来是这样的:“叽里哦噜他嘟哒嘎?米啦啦啦得休?”




  他迷茫地瞪大眼睛,显然没听懂大天狗在讲些什么。




  无奈之下,保险起见,他只好张口:“哦哈哟,blabla斯基,thank you,思密达。”




  大天狗:???




  这回大天狗迷茫地更彻底,糊里糊涂回应一句:“哦哈哟。”




  哦。




  叶修点点头,岛国人民。




  啧,语言不通啊。




  叶修转眼瞄瞄大天狗……物种也不太一样的样子。




  8.




  “所以他到底是N还是SSR?”夜叉拿手戳了戳叶修,被大天狗一巴掌扇开后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不是N就是SSR?




  “不知道。”阎魔睨了一眼叶修,坐着月亮飞个老远。




  叶修一脸死相。




  反抗?开玩笑!他连角落里那几个天邪鬼青都打不过!




  难受,想回家,打荣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雏鸟情结,叶修对第一眼见到的大天狗有不一般的好感,而且潜意识里认同他不会伤害他,这才没想尽办法逃走。




  要说要是能回家,也许他还能舍不得大天狗。这小伙子不是长得蛮帅的么,养眼。




  “那喂几只狗粮看看?”




  无辜的天邪鬼青被酒吞大手一挥抓过来,颤抖着娇弱的身躯望着眼前这个貌似非鬼类的家伙。




  要、要被吃掉了吗?那请、请快点!




  9.




  完全没搞懂他们在搞什么。




  呆久了放松下来的叶修闲闲坐着的这段时间里打了两三个哈欠。




  这下一只蔫了吧唧的东西被领到他面前,他才没精打采地抬起眼皮,瞅着那个红色爆炸头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然后双手前伸张大嘴做出一个很凶恶的表情。




  别说,真适合他的脸。




  ……做什么?让我咬它?




  叶修眼角抽抽,上下扫了一眼面前扭扭捏捏的天邪鬼青。




  这样不好吧?




  就算它的肉好吃,他也真没咬过活的肉啊。看它的样子也不会是个野图BOSS吧。




  但是……大天狗鼓励的眼神刺得他头皮发麻。




  其实不用真咬到,把它吸进去就好了,大天狗担忧地示意。




  吸进去……




  叶修黑着脸虚虚做出一个咬的动作,一手“没注意”不小心砸在了天邪鬼青的脸上。




  天邪鬼青泪眼汪汪,“呜哇哇”叫着跑开。




  他看着大天狗松了口气的同时自己也松了口气。




  “这样也行。”酒吞勉强点了点头,接着眉头一皱。




  跑开了?天邪鬼青跑开了?




  不应该是化成一团金光被这小毛头融进去吗?




  吃不了狗粮?




  10.




  “啧,真麻烦。”




  茨木童子一直躺在树下作置外态度,现在不耐烦地挪了挪身子,“噌”地蹿到叶修边上。




  叶修敏感地感受到危险来临,急急地想要退开,但是怎么可能赶上茨木的速度。




  “不能给他喂就把他给喂了。”




  叶修穿着大天狗的狩衣,脖颈裸露在外,突然间被一口咬住,肩膀处传来剧痛。




  茨木童子这一嘴咬下去完全没有控制力道,想来自己的肩膀已经鲜血横流。




  嘶,这是遭了什么孽!




  11.




  呆滞。




  没有人能想到茨木童子突然来这么一手。




  庭院里的其余式神齐齐陷入了恍惚的状态,还是大天狗冲过去救出叶修并扔了个大招过去,才唤醒了他们。




  “羽刃暴风!!!”




  “啊啊啊啊!!”




  “赶快消毒!不然得狂犬病就麻烦了!痛吗?!”




  ……




  “喂!被你咬过才会得狂犬病吧大天狗!”




  “大天狗大人!别伤及无辜啊!”




  “大天狗大人求放过!!!”




  “……”




  12.




  咬牙忍痛的表情也好色哦……




  大天狗手上不停,仔细地给叶修处理伤口,却不可避免地神游天外。




  叶修恍恍惚惚地屏蔽了外界一切杂音,认真感受肩膀上的伤口以及,轻柔地处理着自己伤处的那只手。




  岛国人民表达感谢该怎么说来着?




  叶修想了想,接着紧盯着大天狗的眼睛,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阿姨洗铁路。”




  ……




  一击必杀!




  叶修选手使出杀手锏“真爱直球!”




  好的大天狗选手没有反应!杀手锏失效!




  ……好的漂亮!大天狗选手倒下了!他倒下了!!




  13.




  猛然惊醒。




  叶修从床上弹起,迷茫地盯着前方。




  是个梦啊——还好是个梦。




  叶修擦擦冷汗。




  嘶——肩膀怎么有点疼,膏药放哪了来着?




  那只掀开被子的手一顿,上面的青筋渐渐凸显。




  肩膀、伤?




  他猛地撕扯自己的睡衣,对着一个赫然的血洞不敢置信。




  天花板上突然降下来几根黑色的羽毛,叶修瞳孔缩紧,抬头望去。




  那个身影轻轻降在叶修宽大的床上,漆黑的双翼抖了抖,他兴味地看着叶修主动扯开自己的衣服给他看,那张俊朗的脸颊上轻轻展开一个微笑。




  “哦哈哟。”




——————




  从初二到今天一直在不停地拜年……我……呕血。


  本来想写个觉醒狗子的梗,结果写着写着没地儿塞了啧。怎么这么小白【哭。




基友问我:阴阳师肝了这么久入了哪个CP?酒茨?荒天?酒红?骨科?


我:……


基友:哈哈我知道,肯定是晴狗!我懂你!要不就是狗茨、茨狗……


我:狗叶。


基友:我就知道……啥???狗子和红叶?


我:……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苍天啊大地啊帮我虐虐这个傻孩子吧!


【拉这郎大概也就这么一次。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