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ALL叶】S。[28]

路易:

军队paro。


ABO。


异能。


前文目录链接。


深邃黑暗的走廊里莹绿色的灯光像是一种不详的讯号,连‘安全通道’四个字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对方手里那把外形好看线条漂亮的蝴蝶刀仿佛能刺穿叶修的心口,他只不过是愣了一下神就被近身了。


刀面反射暗绿的冷冽色泽,属于金属的冰冷温度擦过眼眶仿佛能冻伤肌肤。叶修后退一步将身后的披风扫向眼前企图混乱对方的视线,待第一个照面打完之后两人已经摆出战斗姿势。


因为被过于锋利的刀刃划破肌肤所以疼痛感迟钝几秒才渐渐涌起,血液从上眼皮的地方流下来湿润了睫毛,叶修抬手将遮挡住视线的液体抹去之后将重心转移在小腿上,当他伸手捂上左眼之时耳朵里就传来了细小的窸窣声。


是来自于对面的攻势。


抬腿上前紧握杆把使其垂直向前急速奔跑,血液滴在地上的迸溅声沉闷又粘腻。将伞尖突刺进对方的方向,一击不成却扎进了坚实的墙体,过于强大的力量瞬间使水泥与石砖喷溅而出,石头夹杂气流四散弥漫,叶修紧咬下唇矮身躲过从耳边袭来的刀刃,视线一角瞥见身后又有另一只蝴蝶刀袭来,前伸右脚滑向面前人身下,弯曲左膝手臂施力将挂在墙面里的武器尖端高挑起来,被带离出的建筑材料越过头顶甩向身后,猛砸下去的力道相当大,耳边听到混杂在重物击落声中骨骼撞击的清脆响动。


抽出刺进地面的伞柄起身再次向前移动,右手握柄置于身后蓄力猛然扫向身前,用尖端横向划过瞬间带动白色的气流席卷而来。跨步踩上侧面光洁的地板试图向后撤离,脚跟刚刚离地属于金属的光泽再次于灰烟中亮起。叶修狠啐一声将伞横置在身前,尖锐的触碰声于耳边响起,刀刃刺在特殊材质的伞面上挂出金色的火花。


“非要这样吗?”


叶修抽空问出这么一句。


“非要这样。”


回答之人的口气坚定又随性。


两人分开之时周遭的墙体已经被打穿了一个洞,入眼之处满地狼藉。走廊一侧窗户玻璃破碎血浆飞溅,新鲜血液于地板之上流淌蔓延染湿鞋底。叶修握紧手中金属杆把,脸侧的汗迹不曾抹干,手心异常的潮热湿滑。


集中精神盯着长廊对面皮肤惨白的人沉默不语,略加掩饰心情极度糟糕的态势,侧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安全通道,随即暗下神色收敛心思,眯起眼睛直视正向自身方向移动的攻势,将手中充当长枪的雨伞刃首自上而下于空中滑下直指对面,破空声传入耳廓。


再次突刺入墙壁左侧,还未将其拔出便借着后坐力抬腿踢向对方的胸口,将手柄处的一个开关卸下来后扯出内部暗藏的铁链随即旋转掷出。使劲握紧武器横扫,喘着气把人抡进墙里,抽空回过身隔着飞溅的血液再加了一道钝击。


因为强烈的打斗而掀起的风吹得叶修的披风在身后猎猎作响,如同拆迁一样的攻击同时也激起层层灰尘掩盖住了两人的身影,还没歇一口气就看到一只蝴蝶刀闪着凌冽的光泽疾飞而至,多年的作战直觉在叶修的脑子里嗡鸣作响,条件反射侧头躲过,却也被锋利的刃部擦过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叮’的一声,刀扎入了他身后的墙体,入木三分。


“可惜了,就差一点。”


属于对方低沉的声音在烟雾对面响起,叶修手心的汗浸湿了黑色的手套。


军服上沾满行尸的血液有些早已干涸发黑,手中的伞把还在因为之前的打击而震动,血迹顺着金属长杆流入手心,湿滑不已的触觉让叶修的感官非常难受。


他们两个的动静太大使得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被打烂的建筑材料,原本就昏暗的灯光此刻也因为破坏而灭下去很多。视线中的光亮越来越少,虽说两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可黑暗下的变化会越来越多。


属于血液的腥甜味弥漫在空气中充斥着鼻腔。微喘着双手握紧武器置于胸前,对方突然上前攻来下意识俯下身躲过这一波攻击,随后听闻到金属切割水泥的尖锐声才反应过来,掀起身后的披风进行格挡,布料被划破后算是抵挡了一次攻击。叶修卷着披风往地上一滚就与其拉开了距离。


以伞为支撑点站起来后视线中突然出现一抹灰色身影,立刻挥动载体袭向来人胸部的位置将其扫到墙边,屈肘再次挥伞抽向对方,一时间血液飞溅。


高强度运动持续一段时间后有些体力不支,努力平稳着呼吸转身跑上楼梯拐角处,


快步踏过散落在地上的石子,用伞尖将从楼梯上周围的指示灯全部一个一个的打碎,叶修逐渐登上楼梯在折转的地方,单手支住楼梯扶手撑起身体跳向上一楼层,被撕裂的披风于运动产生的风势中上下翻飞,然而身后多出来的脚步声让他明白那人还跟在他的身后。


在黑暗中确定了对方的位置,抬腿就踢了过去,一阵扭打声响起,虽然确实将人击落到下一个楼层,但那对蝴蝶刀还是顺着叶修的小腿划开了非常大的伤口,血肉翻卷了出来。


疼痛令叶修的行动迟钝了很多,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可眼前的情形却容不得他多想。


“咱们就不能好好商量商量?”


“不能。”


向上迸溅的血渍溅到了大腿内侧,蹙眉伸手擦拭了两把后再次提携着伞将其刺向紧跟不舍的人。高抬手臂上挑手中金属握柄,伞尖上的刀刃与对方的载体撞击在一起发出领人牙酸的刺耳声音,一击不成再接一击,用沾满血迹的手将向前掉落遮挡视线的头发捋到脑后,叶修按下了伞上的开关,伞面撑开直接镇飞了对方。


停留几秒后边抽身再次向上,急速冲到眼前人跟前高抬右腿屈膝跳起顶上他的下巴,落地之后单手高举载体将尖端试图扎进其头部的位置,然而顶着高英杰那张脸的人一脚踹向了叶修的膝盖,把他撂倒之后旋转着蝴蝶刀攻来。


叶修拔出伞尖刃部后撤一步稳住身体,横置长柄自左向右看准对方脖颈处便是猛力一抽,手臂垂在身前双腿微曲急喘着气,伸手用军服干净的地方擦拭着脸上的血渍,长时间处于黑暗环境下让人心慌与焦躁。


“够了吧?”


叶修的话夹杂着声音很重的喘气,双方都是互相熟知的人,每一次的攻击方式都烂熟于心,这么打下去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结果。


“为什么不下杀手呢?还和以前一样抱着妇人之仁是赢不了我的。”


‘高英杰’把破碎的眼镜摘下来扔在一边,用那双很明显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眼睛盯着他。


两个人身上的衣物都破损的非常严重,血液浸湿了布料粘在皮肤上有种难耐的感觉。


“你到底怎么回事?不是退役了吗?”


然而对方并不想回答他的话,将手中的武器调整完毕后再次踏上楼梯进行攻击。


叶修狠狠的咬着牙转身翻上扶手躲过了这一次突袭,耳边猛然响起玻璃炸碎的声响,抬眼便看见碎石夹着玻璃渣劈头盖脸就冲着他的方向掉了下来,匆忙中张开伞面当成盾用来抵挡,虽未受伤却也被减缓了速度。握紧手中长杆将从楼梯左侧赶上来的人横扫下去,随后挑起伞尖划过头顶的位置抡向墙面上的玻璃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此番动作成功将对方踢了下去。


此次攻击完毕后便有一阵脱力感从脚底一直窜到头顶,叶修用载体作为支撑才没有摔倒在地上,于原地缓了两口气才再一次向上爬楼梯。


这座大楼的楼顶是个天台,还有一个直升机平台,只要爬上去了他就不怕跑不掉,但身后紧跟不舍的人同样也知道叶修心里头打折的算盘,所以攻击一直都没停,就是不想让他出去。


刀片划过空气传来的破空之声从脑后传来,侧身擦着便儿躲了过去却也在颈侧留下了非常深的伤痕,虽没割到重要部位和动脉但血也一直在往下淌。叶修单手捂着脖子,温热的液体流进了他的衣服里,把白色的衬衫染成了红色。


当他终于看到眼前的天台门的时候二话不说将伞转换成步枪模式对着密码锁就打了下去,打开门后又再次转换载体形态把门给焊上了。终于能喘口气便垂下双手使身体放松了下来,背部靠着墙壁缓缓滑落坐到地上深深喘气,用来缓解紧绷的神经。


可还没调整好,就听见门那头有机械拼装的声音,条件反射响一旁扑了过去,落地的一瞬间爆破的火光就照亮了天际,掀起的火气直接卷上了叶修的背部,他被气流掀翻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头部撞击着坚硬的地面,突然之间意识有些涣散,连视线都被血液所遮盖,躺在地面上喘着气,喉咙里像是被火燎过一般有着难以忍受的灼烧感。


目光所及之处看到对方手里拿着一个压缩型的一次性小型火箭炮,门被轰炸开后就把那东西甩在了地上,随后向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没想到现在你连我都打不过了。”


“你一直很厉害。”


“不,是你变弱了。”


那人蹲下身,看着躺在血泊里的叶修,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眼角。


“在这么下去你迟早会衰弱致死吧?”


“你的目的是什么?”


“咱俩好久没见就问这个?


“咱俩好久没见上来就动刀子的是谁??”


气得叶修一口老血喷在对方脸上,可那人也没说啥只是笑了笑抬手抹干净了自己脸上的血迹。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杀了你。”


话音刚落,对方蹲下身将手掌覆盖在叶修的脖子上收紧手指。


而叶修则抬起双手想要扒开,却发现根本掰不动。


一时间空气仿佛被抽干,窒息感突然袭来,因为生理反应而流下了泪水,他感觉到眼前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了。


蝴蝶刀闭合的声响非常的清脆,属于金属制品的寒气贴在颈侧,叶修想他一世英名或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叶修————————!!!!!”


一句震耳欲聋的怒吼在远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利器扎入地板的声音。摁住脖子的力道一瞬间松开,对方被弹走的时候叶修自己也被掀飞了出去。


他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艰难的抬起了头,发现扎在地上的是一柄三棱刺。


妈的怪不得摔得这么疼……


叶修捂着腰在地上翻了个身。


“叶修!你怎么了?”


孙翔手忙脚乱的从隔壁大楼的楼顶上利用【拒绝】将自己从那边甩到了叶修的面前,看着躺在地上一脸血的人手足无措。


“没咋,被狗咬了。”


“谁家的狗啊有狂犬病吗要打疫苗吗????”


叶修:……


‘高英杰’:……


“孙翔,你带终端了吗,给其他人发条消息。”


“早发了,晚上出去买泡面,路过这里看到爆炸我觉得不对劲就上来看看,看到你被打成狗我就在主线网络里通知了一声。”


在地上躺尸宛如咸鱼的叶修不想跟孙翔讨论狗不狗的问题,失血过多已经让他感觉到特别地虚弱,他拽了拽对方的裤腿对着对面的人抬了抬下巴。


“看见没,对面那个,打残可以,别打死了。”


“日,你没想错吧?他把你打成这样还不就地乱棍打死??”


孙翔看着对面拿着一对蝴蝶刀的人走到天台中央把地上那把三棱刺拔了出来,回头看着已经咸鱼翻身但是翻身失败的叶修一脸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想说点什么可看对方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烦躁的揉了一把头发,把载体在手上转了一圈之后对着叶修的方向一划拉就隔出了一片空间。


【拒绝】任何会对叶修造成伤害的攻击近他的身,随后就把套在手指上的终端解放为通讯模式之后丢给了对方。


“你先联系其他人吧,这里交给我了。”


‘高英杰’并未看向孙翔,只是盯着地上躺着的叶修,虽然他也受了伤但是并不重,只是看着流血量大了一些而已,毕竟叶修根本没想杀死他,因此每一次的攻击基本上都没下狠手,也没对准要害处。


“你真的不怕再过一两年就因为身体承受不住而虚弱致死吗?”


叶修还没说话,反而是孙翔听不下去了,他将刺首指着对面人的脸,大声的吼道。


“你胡说什么呢!打不过你孙爷爷就开始诅咒人吗?!”


“呵。”


这一声笑里的恶意都要溢出来,包含着盈满的嘲讽和讥笑,不知道是对孙翔,还是对叶修。他将目光转动到一脸凶样的孙翔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说。


“真可怜呢,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才可怜!知道什么?知道你即将被我杀死吗!”


孙翔压根不和他废话,提着三棱刺就上了。倒不是因为他深知‘反派死于话多’或者‘只有死前话多的才是主角’这种至理名言,而是他那个暴脾气真的不乐意说话。


老子能打得你叫爷爷还说什么屁话。


抱着这种想法孙翔决定不把对方活活打死也要打得他半身不遂。


抬腿踹翻一只袭来的蝴蝶刀,还未近身就被孙翔一叉子打飞出去,那把刀眼看要从天台掉落下去,没想到拐了个弯又转了回来,而这时叶修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


“孙翔!小心线!”


线?


然而刚刚在心底发出这个疑问就发现有东西缠住了自己的脖子,细小的,肉眼都难以察觉到的线。


【拒绝】瞬间包裹住孙翔的皮肤,使那一根线迟迟没能割断他的脖子,而操作者则在另一边挑起了眉毛一脸兴趣。


“你这个能力,很有趣啊。”


说完下一把刀也飞了过来,这头的孙翔一手扯着脖子上的线,另一只手反握着三棱刺隔空滑下一道,刀尖停在半空中就再也无法前进,同一水平面上的线也被切断,松开桎梏后孙翔便再一次上前进行攻击。


他一直是个能动手绝不BB的类型。


之前在隔壁大楼顶上看到叶修伤得那么重,怒气槽早就被冲破了。他对叶修的感情很微妙,说讨厌也不是那么讨厌,说不讨厌吧他又恨不得干死叶修。


此干非彼干,清者自清。


大概就是一种老子凶他可以其他人敢动一下你翔爷飞起来就是一脚打得你妈都不认得你。


从在军校没毕业就被叶修虐到大,心里无数次想要把人挫骨扬灰,结果到最后都是咬着牙出去给他买烟。然后在一次次的挑战失败嘲讽被打、再接再厉再次被打中无限循环。


所以叶修究竟有多强他是非常直观的体会过的,他从来都是让你在这一次看到点赢过他的希望,却在下一次总比你预想的还要强,孙翔一路被叶修操练,他觉得自己每一次都能打败对方的时候,那人却笑了笑又把自己揍在地上,末了还一屁股坐在他的后背上嘲讽。


“孙小翔这次进步不少,下次再接再厉,虽然还是打不过哥。”


气得孙翔嗷一嗓子就要跟他决一死战,吼着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因此他看到叶修被人打成重伤是非常生气的,除了心里有那种‘你居然被别人打到’的不忿之外,还有就是纯粹的生气。


生气叶修居然被人打了。


就是一股子‘曹尼玛你他娘的居然敢揍叶修老子他妈的都舍不得碰一下你个龟儿子居然敢下手信不信不爸爸我打断你的腿’的冲动,让孙翔气得脑子都有些发懵。


而对方看到他像是母狮子护犊子的表情眼里包含着敌意与阴沉,他重新握住手里的蝴蝶刀,重新看向叶修,眼里既有不可置信又有意料之中的神情,眼底同时也装着满满的温和与包容。


“你居然真的十年都没有暴露啊,我亲爱的小队长。”


——————


你们应该知道是雪峰了吧!


那啥雪峰这样是有原因的……不过原因你们猜啊!!!就不告诉你们嘿嘿嘿嘿嘿嘿!


我把二翔放出来了,因为我被人塞了一口翔叶糖我决定给二翔加戏……


这篇算是一整页的打斗吧写的我爽死啦!


半夜不睡觉有惊喜嘛!


么么哒亲亲你们!

评论

热度(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