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韩/周/王叶】横流09

相中象:

09*


 ——有空吧。


 这到底是敷衍还是真的答应了,看不出来。


“叶神这方面名声不错,应该是答应了,不过水分多少就难说了。”怎么个有空法,主动权显然在他手上握着,江波涛双眼转了转,又说,“我估计他和大漠孤烟也没什么联系,不然何必通过我打听消息。” 
 两个人在玩什么把戏谁又知道,一直以为王不留行和一叶之秋关系还不错,这个认定是有一次粉丝们在听王不留行现场PIA戏结果听到一个蛮熟悉的声音得来的,那声音当时听着不仅低沉还很模糊,事后被截取出来反复研究,才有人指出和叶神的声音很像。通过王不留行的麦传来的早已退圈的一叶之秋的声音,这个话题在论坛首页当时还火了几天,王不留行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当事人没理会这事儿也就自然而然地冷了下去,如今想来,也悬。 


 江波涛的分析周泽楷猜想到大部分,他掌握的是二手情报,没有那么直观。心思漂浮着扒完饭,周泽楷和江波涛直接在饭店门口分道扬镳,两个人分别时什么都没交流,江波涛向他打了个手势就招了辆的士,他站着等方明华来接他去郊外拍片。 
 一叶之秋的回复不是转发而是评论,周泽楷之前设置的关注提醒帮了大忙,遗憾的是,这条评论已经是几个小时前的手笔了,他等了这些天,却错过了第一手点赞的机会。粉丝们的眼睛更尖,没一会儿一传十十传百就把这条评论送上了热门。 
 可是没人来揣测一下叶神这句话表达的意思,以往那些八卦分析帝都到哪儿去了呢。 
 花蛇斑彩的廊柱后头有一大块阴影,周泽楷靠着廊壁,将重心放在腰部,上下身都往前倾。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他极易被人辨认的眼睛,偶尔车辆鸣笛驶过,他时不时地抬头环视一圈,然后又低下头去。 
 以前方明华总说周泽楷是天生的明星料子,因为他这种躲避众人视线的才能是深入骨髓的。可是当公司需要他站出来了,他还是会第一个走上舞台。 这是天性,没错,周泽楷完全没有察觉,反应过来已经这样做了。他的大脑在思考,身体却在执行完全不相关的另一件事。 
 
上车时方明华把一份资料递了过来,明明听到车门关闭的声音了却迟迟没人来接,他踩下油门的腿又收回,转头一看,周泽楷坐在后座,拿着手机微蹙着好看的眉,手在键盘上划拉一阵,停了又停,最后放弃似的放下手机,脸上一抹颓然。 
 对方是何方神圣啊…… 
 方明华诧异着,不过思及周泽楷的年纪,倒也释然了。他把用文件夹夹着的几张薄薄的A4纸甩到周泽楷的座位旁,说:“电话号码是找导演要的,几个负责人都在上面了,不过你要这个来干什么啊?” 
 “没有。” 
 周泽楷侧身翻开来看,却没有在哪一张找到叶修的联系电话,只有他们公司的办公号码。他拖出手机的通讯录,“叶修”两个字的字母排名都没什么特别,他犹豫了许久才在前面多打了一个“a”,将名片提到了第一个。这个号是托江波涛拿到的,其中的艰辛和辗转他并不知道,可是拖了很久,可见也不简单。 
 “没有。”周泽楷重复。 
 方明华已经不太能跟上他的思路,问:“昨天你在哪里给我打的电话?” 
 “兴欣……川菜馆。” 
“那位……”方明华也顿了一下,“喜欢吃啊?” 
 “嗯。” 
 口味还挺独特。 
 “你好好跟我说说,我给你出点主意啊。”是想出主意还是敲点八卦丰富生活,连方明华自己都不得而知。 
 周泽楷却摇摇头,说:“不用了。”


方明华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笑着点头。


得,这位是有主意了。 


 


还有两首MV就可以录完,这个系列类似电影的三部曲。


 周泽楷还是坐在昨天的位置,拇指蹭在一串号码上方,始终都没有按下去。


 叶修下午三点多才到场,他们公司的人已经来了两个,他仿佛一个监工,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最终蹲在摄影后方,双眼凝视着屏幕中的画面。


 第二支还是在室内拍的,第三支就要到室外了。


 烈日炎炎,面对还未到来的工作,叶修却听到有人抱怨了几句,去了个卫生间,不知道是谁的助理也发了几个牢骚。


 他刚踏进棚内,女主走完流程,男主换上衣服准备上场。和那个叫着他“前辈”的当红模特对视了一眼,叶修仍旧不咸不淡地点头微笑,与职场的公式化应付无关,他对这个姑且叫做“后辈”的小年轻还是很有好感的。


 对方也笑,他却觉得哪里不一样。恍然一转开视线,又觉得自己多想。 


 早上的回笼觉很是充足,叶修的双眼有点浮肿,本来打算先走一步提前退场,结果被导演扯过去担任临时技术性指导。然而今天的拍摄相比昨天的顺利来说,没多久就产生了一个小插曲。


 周泽楷吊着威亚上升到高处,剧本是他要从女主的背后飞出,在飞的过程中威亚的线竟然松动着向下掉落,他在空中顿了三次,像失控的电梯,上头只剩下几根与滑索相连的丝线,只等它一断,就砸下去粉身碎骨。现场立刻响起尖叫和呼喊,马上显现事故现场的混乱,结果当线滑落至四分之三的时却卡住了,线长七米多,周泽楷的身体晃了几下,他的脸上不见惊慌,镇定地踮着脚——幸亏他腿长,这样一来,竟哭笑不得地站在了地面上。


 叶修原本要拿烟,视线从主机视角抬出看了看现场,这一幕出人意料,很多人都反应不及,他手一顿烟啪嗒一声掉地。方明华最先冲上去紧接着一群人又蜂拥而上,站在人群中央的周泽楷解开带子,走下来一边摇头一边说着什么,叶修看他好像还行,又弯腰去捡烟,再直起身体时周泽楷的位置已经离他不远了,只是被人簇拥着,他本人望了过来,对叶修露出一个笑容。


 导演想暂停,周泽楷方面由他的经纪人过来表示可以继续拍摄,半个小时后再次各就各位。片场的工作人员包括助理和摄影,都抱着谨慎的心态开始工作,到拍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叶修想等着同事一起回去,结果接到王杰希的电话说在门口。这个电话还是打在工作室然后转接到同事手机上的。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你晚上在公司不回家?”王杰希反问。


“嗯。”


“为什么不拿药?”


“哦,我没拿吗?”


叶修一摸身上,哦是了,除了一个烟盒一个火机,他什么都没拿:“忘了。”


“完了就出来吧,我在外面。”


叶修一挂电话,将手机递还给人家,转身就撞上了周泽楷。


“前辈。”


叶修疑惑:“怎么,今天也有事要谈?”


“今天……今天不行。”周泽楷仿佛真的思虑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说。


好像真的当真了啊,叶修笑道:“你忙啊?我也很忙。”


“嗯。”


“上次我看还挺急的啊,其实能慢慢说的就要慢慢来啊。年轻人也不能太着急。”


“嗯。”周泽楷缓慢地点头认同着。“等你有空。”


那就等你有空——没关系,好的。那条评论他就是这样回复的。既然是等有空,那就不是百分百拒绝,那就还可能配剧,那就是复出。他历经辛苦才得到这样直白的等句,在输入的窗口输了删输了删,像根本没见过一叶之秋之前那样揣测,那样推断,然后得不出结论,于是他发现他陷进了死胡同,一个试图将问题复杂化的固化思维模式。他很快调整,很快钻出,随即想起,如果是敷衍,那他大可以不回复……对于他不感兴趣的内容,他从来不回复。想到这一层面才算走上了光明坦途。


他意识到,如果他可以,如果他能够,他从今天开始,就再也不需要猜测,再也不需要想象,他可以实实在在地摸到眼前这个人了。


实实在在地摸到他,听他说话,听他的声音从冰冷的电脑或者MP3里走出来,在他的耳边温柔地炸响。


听他讲一遍又一遍的晚安。


不是循环,也不是短促而毫无温度的重复。


他想这样。 


 


两个人从影视基地一步一步地走出来,途中倒是聊了许多。杂七杂八,有问有答,虽然都是简单简短的对话,不过竟能够伴随脚步到门卫站立的地方。


 叶修隔着老远就看到王杰希的车了,连着站在车门外的王杰希也一起映入眼帘。他加快速度走过去:“先去吃饭吧?”


“吃什么?”


“兴欣……?兴欣吧,你觉得呢?”这里很近啊。


“你觉得呢?”


王杰希的语气很是严肃,笑也不笑。


“那就换一家清淡点的吧……”叶修改口。


“嗯。”


 突然想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叶修扭头问:“一起?” 


王杰希随着音调的起伏转过来也看着周泽楷,最初就注意到了的存在。叶修没有介绍,就是不方便认识的意思,王杰希朝对方点了点头。


周泽楷却退了一步,没有说话。


他对声音很敏感。


有很多声音只听一次就能记住。


还有很多声音即使环境嘈杂他也能分辨。


和一叶之秋合作过的声音,也因为这个人而深刻地印在脑海深处。


 


和叶修的初次见面浮现在眼前。


周泽楷的目光流连在两个人的身上,茫然间明白了什么,双眼的光亮不在,流露出一股挫败。


原来相隔太久都差点要得意忘形了。


周泽楷又退后了一步。


 他摇头,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的,可是,该说什么好呢。 
 这前面仿佛堵着一面墙,透明的玻璃的,他能看到那一边的人和事、那边发生的一切,却走不过去,即使伸了手,也只能触碰到看不见的障碍,冰的凉的真实的,坚硬如铁。 


这堵墙有多宽,他不知道,有多高,他也不知道。


但是让他转身离开,他却连跨出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评论

热度(187)

  1. 一叶知秋相中象 转载了此文字